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搞笑笔趣阁 >> 长安风流 >> 第332章 一力压百巧

第332章 一力压百巧

没有不投机的商人。像郑家这样的大官商,其实比政客更关心政治。朝廷的风向,不仅仅是关乎他们的利润与财富,有时更是生死。他们虽然富可敌国,可是在朝廷大事上站错队,其结局很有可能是毫无悬念的粉身碎骨。

政客们或许还能激流勇退或是处个中立明哲保身,可郑家却是全看朝廷风向吃饭的人家,这有点像眼巴巴盼望着风调雨顺的农夫。一场大风或是大雨,对别的人来说或许是吹落房上几片瓦,顶多也就是洪水泛滥房屋倒塌,这些没了还可以重建;对农夫来说,则可能就意味着一年无收全家饿死。

郑安顺是个很聪明也很谨慎的人,可他再如何掩饰,秦慕白也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迫切心情——朝廷之上云波诡谲风向难定,他郑家一时迷茫不知如何站队,这种火烧屁股的感觉,是旁人所无法感受了。

所以,他才贸然的留在襄阳等着与秦慕白见面,还不避嫌的将他一家子人都请到山庄来,都顾不得避讳武媚娘了。

像郑安顺这样层面的人物,断然不会无的放矢的做一些无厘头的事情。说穿了,他是想从秦慕白这里讨一些“内参”,或者问些口风。毕竟,秦慕白现在是皇帝身前的大红人。也是皇族一员。

与此同时,秦慕白想得比郑安顺更加深层。说实话,一个郑家的存亡,相比于朝堂之上的大事大非,秦慕白还真没把前者放在眼里。没了郑家这个首富,还会有第二富顶上来。

不个换个立场来看,郑家与自己渊源颇深,他们手里的财富不也正可以为己所用?

今日这一场看似风清云淡的宴会。两个身为主角的男人之间却似暗流汹涌,各怀心思。

秦慕白没有当众与郑安顺讨论多少与政治有关的东西,当着这些女人的面,他们表现得更多的是轻松与淡薄。丝竹音乐,酒馔果盘,尽情享受无分芥蒂。

只不过心细的武媚娘早早就注意到了两个男人的各有的一丝细微的感情变化。初时她还以为二人是因为争风吃醋而暗自较劲,分辨清楚之后她才暗暗心惊,暗忖今日这一顿饭吃得可算是不平常。大约就关系到几家大族的兴衰存亡。

饭罢之后,秦慕白让庞飞带着百骑,陪着兴致大起的高阳公主与霜儿一起去后山竹林中猎鸟,母亲爬了一路有些累倦,在几个侍婢的服侍下歇息了。秦慕白便受郑安顺之邀,到他私人的小竹阁里欣赏一面古棋盘,说是郑安顺平身唯一珍藏的器玩。

鉴赏古玩,秦慕白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二人坐下后,不到一分钟马上切入正题。

郑安顺也就不装腔作势了,说道:“秦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现在你我二人说话,出君之口入某之耳,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可直言无妨。郑某坦承以性命相交,希望秦兄相信。”

“我信。”秦慕白微笑点头,“承蒙郑兄看得起,你想说什么,直言无妨。”

“其实郑某想说什么,秦兄心里肯定有数了。”郑安顺的表情少有的严峻与凝重,说道,“郑某就是想知道,将来,究竟谁会继承大唐江山大统?”

秦慕白听后,双眉拧起嘴唇也翘起一个吊诡的弧度,保持这个表情足有一分多钟,甚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不是太清楚。”

郑安顺仿佛对这个答案并不奇怪。当今天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包括皇帝,也许都不行。

他问道:“如果将范围缩小一点,郑某以为无外乎四人。太子承乾,魏王泰,晋王治,以及吴王恪。”

“嗯。”秦慕白轻轻的点了点头,郑安顺说的这一句纯粹是天下皆知的废话,但在当下的语言环境中却是必不可少。

“那秦兄以为,谁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你认为呢?”秦慕白反问。倒不是为了卸包袱打推手,他很想听一听郑安顺这个旁观者的意见。

郑安顺微自一笑,仿佛料到了秦慕白会有这一问,说道:“如果再将范围缩小一点,郑某以为,太子承乾与魏王泰可以排除。”

“哦?”秦慕白不禁颇感意外的一笑,“这就奇了怪了。现如今,呼声最高的就是魏王,你却慧眼独炬的说魏王可以排除。说说你的理由?”

“很简单。”郑安顺说道,“皎皎者易污,尧尧者易折。魏王太过急攻近利,太想得到,矫枉过正,反而适得其反。这跟做生意一个道理,你越想要的那件货物,越要装作不感兴趣。否则卖主就会认为奇货可居跟你坐地起价。”

“有点意思。”秦慕白不禁笑道,“魏王的确是经营得很卖力,很用心,甚至可以用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建国之后陛下听取魏征等人的意见,藏兵甲而治学堂,以文治理天下。于是魏王就努力修文,聚拢学士编修文集,门人仕子如过江之鲫,本人也是才华盖世;陛下怀念已故的长孙皇后,魏王就上奏力主修建大慈恩寺专行祭奠长孙皇后;陛下爱书法,魏王日夜苦练;陛下倡节俭,魏王就穿上旧衣衫去武德殿面君。他经营得很用心,全是投皇帝所好。”

郑安顺微笑道:“可当今皇帝陛下。不是全凭一己之喜恶以决处天下的昏君。虽然他很喜欢魏王,但也终究不会因为魏王的投己所好而立他为储。常言道事若反常必有妖,魏王当着皇帝一套背着皇帝一套,终有一天要东窗事发的。他这样投机的经营与虚伪的特点,迟早落入皇帝的耳目当中。到时,他甚至比太子还不如。”

“精僻。”秦慕白点头赞许,说道,“所以,我也十分不看好魏王。如果说太子失德是真小人,那他魏王就是伪君子。有时候,我宁愿与真小人共事,也不愿离伪君子太近。真小人可恨,但也可怜;伪君子可恨,但是可怕。”

“秦兄真是一针见血。”郑安顺长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真诚的点头微笑道,“难得秦兄对我说出这等肺腑之言,郑某真是感激之至!”

“这没什么。”秦慕白微笑道,“其实我们方才所说的这些,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没几个人愿意说出来罢了。兴许皇帝心里也有许,但他想得比我们多,比我们全面。如果说皇帝心中不想立李泰为储,那绝对是假话。纵然在性格上有缺陷,但从全面来看,李泰的确比较符合一个守成之君的标准。金无赤足人无完人,这一点皇帝肯定心中有谱。但他考虑得更多的,恐怕是另外一件事情。”

“何事?”郑安顺轻声的问,心神却是拧紧。

接下来的话,可能就是他郑安顺,愿意花亿万之金来赎买的金科玉律了!

秦慕白微笑,拿起一杯茶来慢慢的浅酌。说道:“郑兄,你还是先去楼下看看吧!”

郑安顺很听话的起了身,像个小厮一样急忙跑到楼梯边,顿时愕然:“媚娘……”

秦慕白微笑:“算了,让她上来。”

武媚娘便上了楼来,脸有点红,但没有惭愧的意思,反而笑得很从容。说道:“知道你们在聊国家大事,原本我不该窃听。可是……”

“不必解释。解释就是掩饰。”秦慕白笑道,“你关心一下这种事情也是应当,来坐吧。”

郑安顺摇头而笑,索性下了楼,将楼里的人都差谴出去,然后用竹几封了楼梯,才安然坐下来。

“这下不会隔墙有耳了。”

武媚娘赧然一笑。说道:“你们该是早就知道我在下面吧?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是真不知道。”郑安顺微笑道,“郑某手无缚鸡之力,当然不如秦兄习武之人这样目明耳聪。”

秦慕白微然笑了一笑,说道:“无所谓了。媚娘就是不问,我也会告诉她这些东西的。毕竟是一家人,你还是我的贤内助与智囊,不跟你说,我跟谁说呢?”

“嘿嘿……”武媚娘少有几分得意的轻笑。不经意的瞟了一眼郑安顺,看他神色泰然,心中渐自安心,手放在桌下也不知觉的搭到了秦慕白的膝盖上,轻轻的抚摩。

秦慕白像个没事人一样,轻松自如的说道:“其实皇帝陛下要立储,考虑的东西不外乎这几层。一是储君的能力。这个表面看来是最重要的,其实不然。皇帝打下江山。治好的江山,贞观王朝的军政民科诸班体系都已完善,还有一大批矢志效力的忠纯臣子,这样的班子和家底交给谁,也不会出现大问题。就算是个庸碌之人,只要他不胡搅蛮缠的乱来,大唐的江山也一时坏不了。也就是说,皇帝对自己接班人的期望并不高。只要他能做个守成之君即可。”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真知酌见!”郑安顺惊叹道,“这样的见解,郑某当真是头一回听说!”

“但绝非是只有秦某一人知道。只是,没有哪个皇帝近臣或是朝堂大员,会跟郑兄说这种掏心窝、害杀头的话。”秦慕白淡然的笑道。

郑安顺表情一变,顿时正色拱手而拜:“秦兄器重,郑某感铭肺腑!”

“不必如此。”秦慕白依旧笑得淡然。继续道,“考虑储君的第二层,便是道德。有一句俗言,开国立邦,凡有一技之长的人物,皆可用之;守成创业,则需德才兼备才行。所以,守成比开国还要难。没有人比皇帝更明白这样的道理。选用储君。大概也会出于这一层考虑。所以,失德的太子日子绝不会长久了,至于谁会最终上位,现在还不好说。但我想皇帝对新储君的道德要求,在礼义仁孝四项之中,他最看重的是——孝悌!”

郑安顺愕然的瞪了一下眼睛,心中惊诧不已。秦慕白这话没说透,也不可能会说透。难道要逼着他说。皇帝就害怕昔日玄武门重演吗?——尤其是邓州李佑谋反之后,皇帝在这方面表现得更加明显!他痛恨父子反目兄弟阋墙,担忧自己百年之后,若一人称帝其他子侄不留,便是李家最大的灾难、将是他李世民这一生最大的失败!

李世民毕竟也是人,不是神,不是圣。若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自相残杀血溅宫廷,让他情何以堪?这样一来,他始作诵者的污点将被无限放大,他矢志要做个明君的人生追求就会完全变成一个笑柄。而且……天下父母,谁又愿意自己的子女死于非命?虎毒尚且不食子,况人乎?趁自己还在世、在位,尽可能的避免这一惨相的出现,大概就是李世民现在最迫切也最直观的愿望了!

经秦慕白这一语点拨,郑安顺如梦中惊醒,幡然开朗——照此一分析。城府阴鸷的李泰,经营得越努力,就当真是离他梦寐以求的龙椅越远了。皇帝要的,不是一个多能干、多会表忠心、多么投父所好的儿子当储君,而是一个真心孝悌的守成之主!

想到这里,郑安顺不由得心中恍然一怔,莫名的就想到了李恪!——这么多年来,李恪在秦慕白的可以说是辅佐之下。时时处处注重孝悌行事。比如在绛州时,宁愿挨批受罚,也要隐瞒太子与胜南候有牵染的事情;当时皇帝对他可是明贬暗褒,办完了绛州案没给赏赐还当众大骂了一顿,但后来就十分大方的赏了一个襄州刺史的肥缺给他;接下来襄州的诸多事端之中,李恪千里奔袭回来给王妃送终,亲自送还玉玺了却父皇平生夙愿,后又热忱招待不肖的太子近月余。虽极不耐烦仍宽和待之而且没有向朝廷汇报一句。这些,在律法上讲可算包庇,但暗暗得了皇帝的孝悌之赞。最后来,便是李佑的叛乱。这可算是十恶不赦之大罪了。在这样的大事大非面前,李恪依旧情字为先,不遗余力的劝说李佑回京向父皇认错,而不是押着他喜滋滋的去向父皇请赏。

诸此种种,不可枚举。

毫无疑问。若论孝悌,李恪在李世民的心目中,印象绝对要比失德的李承乾和不断明堪暗害诸兄弟的李泰好上千百倍。

而且,李恪有能力,有资望,有雄心,有胸襟……

郑安顺不由得暗暗打了一个寒颤,再次看向秦慕白时,眼神之中多了一股惊凛与肃然起敬——难道,他秦慕白从一开始,就在帮助李恪经营夺嫡?!

秦慕白依旧淡然,慢条斯礼的喝着一些茶。

聪颖机敏如武媚娘,也一时不知这两个男人在打着什么暗鼓,心中猜疑不休,又不好明问。在这样的大事大非面前,她最懂得适时的沉默与低调,这也正是秦慕白最喜欢她的原因——识时务,识大体。

“还有一层最重要的原因,大约占了一半的筹头,决定谁最终能够上位。”秦慕白微笑,说得轻描淡写,“郑兄,聪明如你,肯定明白个中蹊跷。就好比。你跟某个富家做生意,最看重的是他的什么?”

“实力。”郑安顺也答得言简意赅。

“是的。说一千道一万,其实都是辅助。最为核心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秦慕白微然一笑,眼中一道厉芒如寒夜盏星,灼灼生辉。

武媚娘秀眉轻轻一颦,说得和秦慕白一样平静如水,却将秦慕白心中在想却没有说出的话扔了出来。字字如同平空炸雷——

“什么血统、嫡庶,全是障眼法与骗人的外衣。谁背后支撑的势力强大,谁代表的那一方势力搏弈得胜,谁就能最终上位。哪怕,他只是李家一个旁系皇族!”

秦慕白侧目,眉档轻微的一弹递给武媚娘一个赞许的眼神,轻呷了一口茶,“一力压百巧。就是这样。”

喜欢长安风流请大家收藏:(www.gxjxc.com)长安风流搞笑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长安风流最新章节 - 长安风流全文阅读 - 长安风流txt下载 - 萧玄武的全部小说 - 长安风流 搞笑笔趣阁

猜你喜欢: 至尊特工裂明皇家娱乐指南如意小郎君我在三国当龙神周氏三国三国小术士正德大帝帝国吃相悍戚我家后院是唐朝长安风流夜天子大秦刺客国士撼唐刑名师爷回到明朝当海盗纳妾记抗战之烽火漫天孺子帝我的东北军大明帝师主宰江山诡刺步步生莲
完本推荐: 南安太妃传全文阅读盛唐神话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重生之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全文阅读美女贴身仙医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超越进化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警神全文阅读小小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重生福女在农家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古庙禁地全文阅读何为贤妻全文阅读宝箱掉落系统全文阅读小妾的淡定人生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豪婿氪金成仙重生无冕之王绝世剑帝这个海军不正经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北宋大丈夫学霸请再爱我一次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洪荒历锦绣田园:弃妇也逍遥绝世武魂重生世子爷掌欢金粉天下第九超神机械师战天龙帝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重回五零当军嫂尚书大人易折腰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九天韩四当官伏天氏我不是超级警察新特工学生大魔王娇养指南至高主宰

长安风流最新章节手机版 - 长安风流全文阅读手机版 - 长安风流txt下载手机版 - 萧玄武的全部小说 - 长安风流 搞笑笔趣阁移动版 - 搞笑笔趣阁手机站